申万宏源

股票配资 /股票行情/交易统计/大盘行情/投资助手/新股发行/股市点评/名家看市/新股研究/股吧/爱投顾
当前位置: 股票配资 > 股吧 >

一万个“轻办公室”,等你来创业

2020-03-02 00:19:59
香港姑娘骆柏林与合伙人刘晓晋,今年一起创办了上海预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在申城寻找办公场地是两人这几个月来最重要的议程之一。
  
  几个人组成的小微企业,尤其是互联网创业团队,什么样的办公室才合适呢?租用传统办公室,选择咖啡馆创业,还是干脆“家里蹲”?几经比较,小骆最终的选择是复兴广场“SOHO3Q”的两张办公桌。这里按需租用工位、租金月付、硬件齐全、免水电费,只要拎上包,就开始办公。既比传统办公室便宜,又比孵化器的门槛低。
  
  在上海,不仅SOHO3Q、雷格斯、联合创业办公社等“房东”,向互联网创业者提供拎包即驻的“轻办公室”;而且还有马上办公、点点租等网络平台,搜罗写字楼内的闲置办公桌进行出租。每个工位按月租、周租甚至日租,每周价格在300元至1500元不等。初步统计,沪上这样的“轻办公”工位超过1万个,形成一种离散状、分布式的全城众创空间。
  
  租金仅传统办公室一半
  
  对于只有两个人的迷你型互联网公司,小骆是拎包型“轻办公室”最典型的创业者之一。
  
  预石网络科技主营互联网营销,对实体办公环境的要求其实不高。为严控创业成本,他们最初选择在咖啡馆叫上一杯咖啡,开始一天工作。咖啡馆有着适合文艺青年的环境、自在的工作氛围以及低廉的饮食成本,这些都让小骆觉得咖啡馆创业是为她公司度身定制的。
  
  直到那一次,客户要求到小骆公司参观,让她一时语塞。她这才意识到,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场所会让客户对公司的信心锐减,势必有碍企业长远发展。
  
  然而,对于人数不满5人的微企,租用传统办公室让她望而却步。在看过几家心仪的写字楼后,小骆算了一笔账:沪上中心城区甲级写字楼的平均日租金是每平方米10元,即使只租借一个30平方米大小的传统办公室,加上设备添置和水电费用,每月支出将超过1万元。在付款方式上,即使将一次付清改成“付三押一”,仍让她力不从心。
  
  小骆这样的互联网创业者考虑的并非仅是租金,还有公司规模变动和现金流问题。公司规模变动较大较频,也是互联网创业特点之一。传统办公室往往一年起租,若公司半年内就要扩张,必然受制于既定的办公室规模。而对于还未获大额投资的初创企业,实在经不起搬迁的折腾。
  
  今春,预石公司入驻SOHO3Q的开放式办公工位。每周每个工位租金600元,两人租用工位的每月成本是4800元,仅此一项足足比传统办公室少了一半费用。
  
  20分钟在线办妥入驻
  
  在选择拎包短租办公之前,摆在小骆面前的还有一个选择——孵化器。
  
  许多初创企业,也会选择入驻创客空间这样的孵化器。创业导师、创业投资和各类创业服务是这类孵化器吸引创业者的王牌,办公条件也与甲级写字楼持平。
  
  尽管小骆如此迷你的网络公司,在社会上量大面广,可要入驻孵化器还真不容易。因为这些小小公司需要通过企业规模、法人资质、项目前景等审核,获得入驻资格和创投资金同时,甚至还要制定协议出让公司部分股权。这意味着,营销类、设计类的互联网微型企业,挺难跨过孵化器的门槛。
  
  当小骆从网上了解到SOHO3Q,她当即预约参观办公室。在办公场地见到,半个足球场大小的楼层被布置得简约而温馨。中间是开放式办公区域,两边是独立办公室,均按办公位出租。楼层有公共空间、共享会议室、休息室、电话室等,还有免费茶水、咖啡以及微波炉等配套设施。
  
  3天后,小骆拍板入驻,并选了2个喜欢的办公位。她在网上下单,整个过程就像淘宝购物一样。从登录官网到对方确认回复,用时不到20分钟。次日,小骆和小刘就拎上电脑包,坐到办公桌前开工了。
  
  记者也体验了另一家“马上办公”官网的工位搜索。股票配资 上,有不少正在招租的办公工位图片,以及询问租客需求的对话框。键入希望租借的区域、租期、人数后,点击搜索——网页就筛选出十多条符合要求的工位,价格在每月2500元至5000元不等。记者选择了位于静安区青海路一处“轻办公室”,室内尚余3个工位,与另一家十多人公司共享一部分办公空间。点击工位后,留下配资开户 方式并预约看房。
  
  不出10分钟,客服线上发来消息,确认工位信息和预约结果。客服表示,上午看房顺利,下午就能入驻。
  
  “邻桌公司”跨界创新氛围
  
  在开放式办公区,每个创业者都有一张办公桌,不同创业企业可把桌子拼在一起办公。小骆的“邻居”就是其他公司,比如小红书、特赞、青苹果、八音盒等互联网微企的若干办公桌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产生了资源共享的优势。
  
  互联网营销业务也需要不同领域的人才。小骆表示,“邻桌的你”就是一些设计人才、策划人才。公司之间可以隔桌合作,小骆和对方在各自办公桌上零距离对接,这样的情景出现过多次。
  
  譬如,“同租伙伴”青苹果医患沟通APP的创业团队。创始人吉程告诉记者,他们之前曾在创智天地办公。但租约到期时,公司规模正处于变动阶段,于是就找到现今的办公室,原因在于它提供弹性变动的工位——一旦公司需要扩张或收缩,可及时调整工位桌椅。如今,这家小企业租用了楼层约三分之一的办公位。
  
  特赞则是一款对接设计师资源的应用程序。CEO范凌表示,他们创业之所以选择“轻办公室”,主要考虑硬件设施都是现成的。企业租用传统办公室,入驻时常要经过再度装修、硬件添置等,加上保洁工作,一等就要3个月。而“速度”是互联网公司命门,“拎包创业”解决了特赞的顾虑。
  
  记者发现,其间所有入驻企业都是互联网创业公司,没有传统型企业的踪影。在不少“轻办公室”的门户网站上,大约列出4类企业适合入驻,分别是:人员较少的微小型初创企业、等待搬迁的过渡型企业、规模变动较快的企业,以及短期出差办公的个人或团队。
  
  “房东”全城拼桌觅价差
  
  这些为创业者拼桌的“房东”也在全城范围寻觅价差。比如“全能创业园”的总经理李斌,投入工作15年间,正经历第4次创业。他深知创业初期的“小老板”最需要什么——“就是办公室!”
  
  他打开自己的“创业园”网站,这个“园”其实是点状的。从徐汇光大会展中心、虹口海泰国际大厦到黄浦东淮海国际大厦,李斌物色了好些“办公套餐”,并只选市中心的写字楼,以极低价格租给小微企业,供创业者拎包办公。其中,最便宜的办公室每月只要300元,若再出150元,还能配个“小秘书”,负责接电话、倒茶水、复印传真等“小事杂务”。
  
  李斌说,微创业者对租价极为敏感,但也需要有形象、有面子的办公环境,“不希望因为在家办公而失去了客户”。在他的“创业园”楼宇内,即使会议室也可租用,每小时200元,而对于已租办公室的客户,每年可免费用4到5个小时。同时,他们还派“创业小老师”上门,免费按需提供创业政策宣导服务。对他而言,转租产生的小“差额”,即可维持运转。
  
  正像李斌也在长三角开拓可租用的办公资源,“轻办公室”并非只出现于上海。与之类似,在纽约诞生的“WeWork”线上线下平台,按工位向租客收取租金,并提供基本办公服务。这立即吸引大量创业者和投资人,商业模式被迅速迭代至全美,在伦敦、阿姆斯特丹、特拉维夫等地也能见到此类“轻办公室”。
  
  微创业、轻办公,这一模式在申城从并不为人熟知到现今日渐紧俏,还不足半年时间。记者对多个实体场地调查发现,目前市中心城区CBD范围内的“轻办公室”出租率总体已超90%。尽管流动性强、周转率高,还得先来后到、见缝插针。